钢琴教学 >> 技巧探讨
陈巍岭:演奏动作和处理

http://www.langlang.com.cn  录入:admin  来源:互联网 时间:

感谢 “墨.竹”朋友问的关于夸张的演奏与乐句(段)处理的基本原则之间的关系,以下文章是我一些延伸出去的想法:


这里有两个层次: 动作和处理. 我们观摩鲁宾斯坦或霍洛维茨的演奏,他们的肢体语言很少.所有看得到的动作都在肩膀以下完成。 这当然不代表钢琴演奏只在肩膀下起作用,而是肩背的力量和运作被‘内化’了. 而处理是一个最具争议的领域。因为任何艺术都是高度‘个性化’的,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不同的品味。音乐会听众大致可分成两种:一种是去听演奏家的,他们为某个演奏家的魅力所倾倒,至于他们弹什么作品倒不那么重要。另一种是去听作品的: 他们喜欢的演奏家是忠实再现一个作曲家原意的‘思想家’类型。这类听众也更愿意去听不同演奏家演奏同一个作家的作品以求达到对比欣赏。当然有时这两类听众的分界没那么清楚,也可以有混合型。

我想一个演奏家实际上好比一个演员;你要能胜任任何角色,而且最好当你从一个角色转换到另一个角色时,观众认都人不出你来,Tom Hanks 就是这类型。毕竟我们每个人个性上的特点,不管多么优秀,多么多元化,总是有限的,而伟大的作曲家又何止百位?如果演奏家能够很谦虚的扮演好每个角色,那么演奏家不就和伟大作曲家一样不朽了?作曲家是原创者,演奏家是再创者。伟大不朽的古典作品好比太阳的光芒,无处不在;演奏家就好比那颗钻石,修炼得越纯净,磨练出越多不同的角度,所能折射出来的太阳光也将变成越令人眩目的彩虹和火焰(演奏)啊。

我们当然无法,也不应该屏蔽我们的个性,霍洛维茨和鲁宾斯坦不会去刻意做违背他们个性的处理,而他们极高的音乐素养又让他们能够非常精准的把握住作品的风格。而我们则很有幸能听到同一首肖邦被两位大师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呈现出来。 其实演奏本身已具备了‘表演’的成分了。有些听众有较多理解与知识,他们不需太多‘解释’,有些则是‘观众’,视觉冲击力能够帮助他们去理解抽象音乐中的寓意。作为演奏者我觉得我们必需最大限度让自己多元化,不同的演绎方式都得学习和掌握,但不可迷失对作曲家的尊重和随小心自己的虚荣心,不能被自己的技术所迷倒。

所以中国古人只会在深夜抚琴,因为那不是为了表演给任何人看,以求达到什么‘目的’,而是最纯粹的和大自然,也即自己的内心交流和沟通。那是个庄严的仪式,也是最高境界的奉献。

 

  关于我们 |  招聘 |  服务 |  合作 | 广告 |  版权 |  联系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美国李宁视听工作室中国办公室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info@langlang.com.cn  联系电话:+86-010-64887035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075022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