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简介 |  视频总汇 |  视频链接 | 郎朗新闻 |  郎朗图库|  郎朗的天空 
 爱琴海  |  郎朗点评 |  郎友论坛  |  郎朗钢琴技法 网上专卖 
 
hspace=0

消息:2016年2月24日,为了给2月28日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预热,近日郎朗专门为电影《八恶人》(The Hateful Eight)录制了原创配乐。

 

 www.ok009.com
郎朗的天空 >> 千里之行我的故事

千里之行我的故事-第一名

作者:郎朗|译者:李灵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8年05月

“第一名”是父亲——还有母亲——时时挂在嘴上的一个词,也是我父母的朋友以及他们的子女常说的一个词。每当大人们谈起中国古代伟大的画家和雕塑家时,总有一个艺术家被认定是第一名。在工厂里有第一名的领导、第一名的工人、第一名的科学家、第一名的修车工。在我童年所处的文化氛围中,一切都是为了成为最优秀的。那是激励我们的目标,让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抱负。无论是因为机缘、命运还是慷慨的宇宙给你的赐福,如果你是一个有明显天分的小孩,那“第一名”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你的符咒。“第一名”成了我的符咒。我从来没有央求父母减少给我压力。我接受了那份压力,甚至喜欢上了那份压力。在我们这帮跃跃欲试的钢琴家之间的比赛对于我来说是场游戏。也许我小时候很害羞,但当我面对一批对手的时候,即便是只有五岁的我也可以很大胆。
一定要赢的决心当时是流淌在我的血液里,现在还在我的血液里。在夜晚,它塑造了我的梦想;在白天,它推动了我的修炼。
父亲会说:“这并不是异想天开,也不是无谓的希望或可笑的祈祷。成为第一名是一个现实的目标,你得通过努力才能达到。你也许会遇到一个比你更有天分的竞争对象,这你没办法控制——虽然我相信你具备了你所需要的天分和创造力。但你能控制你工作努力的程度。你可以确保你要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刻苦。”
过了好多年后,我才了解到父亲的动力是从何而来的。
父亲出生于1953年3月5日。在那些日子里,爱国主义意味着无条件地献身于工作和经济发展。父亲的名字叫郎国任——国就是国家,任代表责任——意思就是,为国家尽责任。无条件地为我的事业奉献成了父亲庄严的责任。
我的曾祖父是一个有名的教育家,他在东北创建了一所学校。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爷爷,成了一名音乐老师。他会弹很多乐器,但尤其擅长吹口琴。我奶奶也受过良好教育,后来成了一名会计师。这一对年轻夫妇,拉扯着五个小孩,面临着当时困扰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困难。食物十分匮乏。自然灾害,包括一场严重的洪灾,威胁着整个家庭的生存,但他们仍然挣扎着挺了过来。
爷爷教会了父亲音乐,正如父亲教会了我。但正如父亲最终没能当成专业的音乐家,爷爷也无法如愿以偿。他在一家工厂找了份工作,虽然他工作很出色,在“文革”期间,他还是吃了不少苦。
一天,爷爷下班没有回家。父亲和伯父很担心,也很害怕,第二天早晨到厂里去探个究竟。爷爷在厂里的记录一清二白,当他们在工厂大墙上看到批判爷爷的大字报时,他们很惊讶。厂里把爷爷给带走了。很多个星期,父亲都在恐惧中生活着,担心爷爷再也不会回来。
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爷爷又突然出现了。父亲一家人庆幸他平安归来,也庆幸他没有被送到乡下,但他们一家人都经受了严格的监视,因为爷爷的一个哥哥是国民党人,在新中国成立前举家到了台北,后来又搬到了美国。爷爷整个家庭因为海外关系受到牵连。当对他们的限制终于解除了的时候,爷爷已经太老了,没办法利用新时代提供的机会。但父亲还没老,父亲还年轻,还有音乐才华。他觉得他必须在每一个战役中获胜,没有哪个战斗他甘于失利。什么事都得要第一名,稍微落后一点都不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父亲的心和我的心是一致的。在我五岁的时候,我们下定决心,要在我的第一次比赛中获胜。
很多年后,朱教授对我说:“你一门心思想要获胜。我担心让你开始参加比赛还太早。我能看出来,一提比赛,你就会紧张起来,这让我不放心。你才刚刚五岁!但你父亲主意已定,你呢,以你自己的方式也很坚持。如果我不帮你准备参赛,你会特别伤心的。”
那次比赛规模很大。我递上申请时已经有五百个小孩子提出了申请,他们大多比我大。朱教授为我准备了俄国作曲家卡巴列夫斯基的一首变奏曲,她觉得那首曲子会给评委留下印象。我看到那首曲子的时候也很兴奋。虽然难度大,但我意识到我能把握得好。但当我第一次弹给老师听的时候,我过于兴奋,失去了平衡。
她对我说:“郎朗,如果你在评委跟前这么弹的话,你连第一轮都过不了。”
我一听那话,眼泪止不住顺着两颊流下来。在我脑海里,我已经失败了。
她又补充说:“但是别泄气。我可以给你指出来哪些地方没弹好,怎样避免这些错误。”
我一听,脸上露出笑容,眼泪也止住了。
我说:“老师,告诉我吧,请您现在就告诉我吧。”
问题主要出在速度,如何放松,如何增强演奏处理的音乐感。要提高,就得下苦工夫,忍受枯燥乏味的练习,但一想到我的问题有了答案,我很受鼓舞。我加倍用功地练习。卡巴列夫斯基的变奏曲对比我大两倍的人来说都具有挑战性,可我拿下了这首曲子。在我五岁的那一年,我参加了沈阳市少儿钢琴比赛,并在比赛中拿了第一名。全市所有十岁以下钢琴学生都参加了比赛,那也是我的第一次正式比赛。之后,我举行了我的第一场独奏音乐会。在1987年,中国对于西方音乐演出还是颇为陌生,我上台前是按照京剧表演来化妆的,脸涂得红红的,眼圈的妆也很浓。我看上去就象一只小猫。我喜欢在舞台上演出,温暖的灯光照在我身上的感觉。我喜欢听众热烈的掌声。舞台感觉就像一个温暖的家。就在那一刻,我决定,我要当一名钢琴家。
 
 
 郎朗与昆汀强强联合 为《八恶人...
 上海合作组织2015年招待会 郎朗...
 郎朗奏响姑苏城 用琴声搭建中欧...
 郎朗现身维也纳《莫扎特》获奥...
 郎朗返凡尔赛宫 成首位法国凡尔...
 组图:郎朗获2015GQ德国年度先...
 郎朗巡演12月启动 将发行《超越...
 郎朗成为金鹿航空和凯撒旅游品...
 中央音乐学院75周年 郎朗成为该...
 郎朗潘基文出席“环球点亮联合...
 郎朗双料加冕“德国格莱美”
 郎朗助力古巴首都哈瓦那建城50...
 [China Daily USA]特殊的一天—...
 郎朗纽约开音乐会 众多大咖齐聚...
 郎朗全新大碟《郎朗在巴黎》25...
 
   
公司信息:如果您手里有郎朗的照片或者是和郎朗的合影,请点击此处进入论坛
  关于我们  帮助中心 美国李宁视听工作室北京办公室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info@langlang.com.cn 
联系电话:+86-010-65567360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7502264号